当前位置:首页>匠意解读
画里山石
来源:江南建筑文化公众号 时间:2022-04-26   点击量:135次

中国人玩石,是将生命放到永恒中审视它的价值和意义。它是对人生价值尺度的审视,也是国人赏石的重要原则。

中国古人有各种崇拜:崇拜天、崇拜地、崇拜祖先、崇拜玉,甚至崇拜石头。刻碑立传,泰山封禅,以至于安家镇宅都与石头有很大的关系。

从自然崇拜转化为人文崇拜,知识分子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元代以后的绘画,基本是一种“崇拜文化”的延伸。

造景施技,造园问道,造园家之所以重要,是在于他不是简简单单地撷取自然之物,而是凝练了人的情怀。

此外,对于有欣赏价值的石头,又有“赏石”的玩法,石头爱好者称之为“奇石”“灵石”等。



对于赏石,传统上大致可分为文房石和园林石两类。比如“供石”,即是对中国文人书斋赏石从形制、体量到功能、特质的整体观照。“供石”者,清供之石也。这个名字大概源于苏轼“赖有铜盆修石供,仇池玉色自璁珑”,但也只是猜测,具体源何,不甚明了。《说文解字》中讲“供”有两层意思,一是陈设,“设”也;另一个则是“供给”。这两层意思体现了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,都与祭祀活动有关。

古人的祭祀是很重大的礼法活动。《左传》讲: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”“祀”在当时排在“戎”之前,于是与祭祀相关的供石在古人心中的地位超然。


对石头最痴狂的名人,大概就是米芾了。对于石头的喜爱,他如痴如癫,无以复加。

米芾的“癫”,是他的一大特点,表现在他爱石的一些与众不同的行为上。

米芾曾任无为州监军,见衙署内有一立石十分奇特,高兴得大叫起来:“此足以当吾拜。”于是命左右为他换了官衣官帽,跪倒便拜,并尊称此石为“石丈”。

由于整日醉心于品赏奇石,很快监军大人拜怪石的事情就传播开来。

后来他又听说城外河岸边有一块奇丑的怪石,便命令衙役将它移进州府衙内,米芾见到此石,大为惊奇,竟然又跪在地上磕头,口称:“我想见石头兄二十年了!”

这便是米芾拜石的典故。


米芾拜石图(国画)明代 陈洪绶

《宋稗类钞》中的一则故事更是有趣:米芾为了得到一种名为“灵璧石”的石头,便请求到它的产地涟水做官。到涟水后,他一心收藏奇石,并为每块奇石赋诗一首。他玩石玩得神魂颠倒,整日在画室里不出来,有时一连几日不理公务。

当时上司杨杰(杨次公)为察史,他听说米芾玩石入迷,经常不理公务,便到了米芾处,正色对米芾说:“你身为朝廷命官,把你从千里之外派来,是要你勤于公务,你怎么能整日玩赏石头?”

米芾走上前去从左边的衣袖里取出一块石头,此石嵌空玲珑,峰峦洞壑,颜色清润,并对杨次公说:“这样的石头怎么能叫人不爱!”

说着,他把石头揣进衣袖中,接着又从衣袖中取出另一块石头,这块石头叠嶂层峦,更为奇巧,接着又取出第三块,并自豪地对杨次公说:“这样的石头怎么能叫人不爱!”

哪知杨次公突然改变了态度,高兴地说:“这样的奇石并不是你一个人爱,我们都很爱。”

说着,便从米芾的衣袖中取出三块石头,抱在怀中便上车走了。

中国人玩石,是将生命放到永恒中审视它的价值和意义。它是对人生价值尺度的审视,也是国人赏石的重要原则。

国人对石头的喜爱表现在方方面面,我们首先就能想到园林:园林中石头对取景造景的作用尤为重要,最著名的当属苏州狮子林。狮子林便是因园内“林有竹万,竹下多怪石,状如狻猊者”闻名遐迩。

其他江南园林也多有效仿。甚至可以说,“无石不园林”。

其实,古代绘画中也有很多画石头的佳作。

最吸睛的莫过于2020年北京保利以5.129亿元成交的吴彬《十面灵璧图》。

吴彬《十面灵璧图》纸本手卷

古代文人士大夫对石头情有独钟,都有画石的传统。石在历史演变中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。

早在宋代,画石就已经作为一个题材出现了。“文艺皇帝”宋徽宗赵佶画过一幅《祥龙石图》,画中所绘乃艮岳中的一块石头,曰“祥龙石”,石上有“祥龙”两字。

赵佶《祥龙石图》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这也是目前已知古代绘画中第一次石头作为主体出现。这幅画作的意义还在于其诗、书、画合一。宋徽宗不但画了这块石头,还用瘦金体赋诗一首。

苏轼任徐州太守时曾在萧县圣泉寺创作过一幅画,便是《枯木怪石图》。画面内容简练,一株枯木状如鹿角,一具怪石形如蜗牛,怪石后伸出星点矮竹。

宋 苏轼《枯木怪石图》纸本手卷 私人收藏

用笔疏野草草,不求形似,流露出苏轼高深的笔墨功底。

米芾晚年时得到了灵璧石,如获至宝,这块石头的形状呈山形,刚好可与研墨的墨池相映成趣,米芾对其爱不释手,抱着这块灵璧石入睡,挥毫便留下了《研山铭》。

宋 米芾《研山铭》纸本手卷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传统中国画,特别是文人画,深受中和思想的影响,要求刚与柔、拙与巧、似与不似、实与虚、情与理、平与险的平衡与和谐。

从张路《石鹿图》、宋旭《中流砥柱图》和孙克弘《兰石图》中可见一斑。

“石鹿”与“食禄”相谐,寓意着财富、地位。这是表现刚毅坚韧的石不常出现的意象,故而尤为难得。

明 张路《石鹿图》绢本立轴 金陵天渡楼藏

宋旭《中流砥柱图》,一擎巨石直插天瀚,烟波浩渺,气势如虹,是典型表现石的坚毅美感之作。

明 宋旭《中流砥柱图》绢本立轴 金陵天渡楼藏

如果说张路《石鹿图》表现美好寓意,宋旭《中流砥柱图》表现刚毅坚韧,那么孙克弘《兰石图》则表现石的“奇”。画中之石,盘曲奇虬,形态奇特,曲虬的形态给人以动态的美感。

明 孙克弘《兰石图》纸本立轴 金陵天渡楼藏

而傅山的这幅《兰石图》体量硕大,气势撼人,表现着傅山刚毅的性格。

清 傅山《兰石图》绢本立轴 金陵天渡楼藏

明代文震亨在《长物志》中说:“石令人古”。

我想,“石令人古”不是“恋旧心理”,“古”不是对过去时代的向往,而是在千年万年的石头中丈量生命的价值。

0条评论我要点评 请先 登录在评论,没有账号去注册
提交

用户点评

x

已有账户,去登录
x

没有账户,去注册 忘记密码?
x
忘记密码
请拨打电话:025-88888888
或发邮件至:525566@.com